我的剃頭匠爺爺
        來源:涪秀二分部  作者:牟鵬  時間:2020-04-08  點擊量:   
        【字體:

        提起我的爺爺,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他一邊專注地用一把老式剃頭推子在顧客的頭上熟練地操作,一邊扯著嗓子跟顧主談天說地的畫面,這般場面早已在兒時就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中。

        他悟性很高。小時候聽爺爺說他十三歲就開始學剃頭,跟著師傅挎了幾次“木箱子”,旁站了幾次很快就上手了,那個年代并不是隨隨便便一個徒弟都能有這樣的待遇的,能幫師傅挎“箱子”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每每說起這些,爺爺總是自豪感十足。他的“木箱子”我稱之為“百寶箱”,因為他總能跟變戲法兒似的從里面掏出各式各樣的剃頭工具,把我看得眼花繚亂。

        他是一個手藝精湛的民間剃頭匠人,回頭客特別多,深得老顧主們的喜愛。我時常看到他挎著那木質長方形“百寶箱”早早地出了門,幾十年如一日穿梭在鄉間的田埂上。他是個遠近聞名的剃頭匠,經常有人到家里光顧爺爺的生意,他總是熱情地招待;待顧主坐上板凳,他動作嫻熟地打開“百寶箱”,里面擺放的工具很多,但并不雜亂,有序的擺放在它們原來的位置,老式剃頭推子、梳子、剪子、毛刷子、剃刀......他輕車熟路地拿出一把老式剃頭推子和一把梳子,開始為顧主理發,一陣“咔嚓咔嚓”聲,剪起發落,在與顧客的談笑聲中,一會兒功夫就理好了;緊接著用一把我至今也叫不出名的毛刷子為顧主清理頭上、圍布上的碎發;理畢,他便去廚房舀上一盆提前燒好的熱水為顧主洗頭;洗好頭后,他拿出刮刀,細心地為顧主刮去沒有剃干凈的毛發,隨即在顧客臉上抹上一層剃須膏,只見他一只手扶著顧主的頭,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用剃刀為顧主刮去臉上、后頸的細小毛發,修眉、剪鼻須、刮胡子、掏耳朵,一氣呵成。最后,往臉上打上一層白粉,撤去圍布,撣去碎發,剃頭工作算是完成了。大概五分鐘左右就剃完一個,最初一個人收幾分錢,一天下來也能有個不錯的收入。

        隨著社會經濟的日益發展,前些年,爺爺用自己賺的錢在鎮上租了一個十幾平方的小屋。出租屋里的陳設比想象中還要簡單許多,一個“百寶箱”,一個火爐,一面鏡子,一個開水壺,兩個木質凳子,還有一些升火用的木炭堆放在角落。一個月房租水電費好幾十塊,要知道平時他可是連乘車費都舍不得花一分的,碰上趕場天,八十幾歲高齡的他,天還沒亮就挎著“百寶箱”出發了,從家里步行到鎮上將近四十分鐘的路程。后來,在家人的勸誡下,爺爺終于開始漲價了,但總是不及鎮上發廊的一半。我總是大為不解地問爺爺,為何不要價高點,如今物價這么貴。他搖搖頭說道,“如今老顧主們越來越少,我本來就是靠手藝吃飯的,顧客滿意最重要,只求踏實心安。”爺爺雖然心知肚明,卻泰然自若,一如既往過著平靜而普通的生活。有時候顧客少得可憐,他便倚在茶館門口看人打麻將,他臉上的表情看不出絲毫起伏。看著他的背影,我的心里卻感到莫名失落。

        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盡管我們有太多的眷念,也免不了無盡的憂思和遺憾。想想去年還在給人剃頭的爺爺,看起來精神矍鑠,眼不花、手不抖,嗓門兒也很洪亮,仿佛就在昨天,可如今他已經永遠地離去了。臨終的時候,他還在擔心他的剃頭手藝、剃頭工具沒人繼承,爸爸撓撓頭說,等他老了,退休了,也去街上開個剃頭鋪。好在年輕時爸爸跟爺爺學了一段時間的剃頭手藝,爺爺頗感欣慰,不停地囑咐他要掌握好這門手藝的精妙之處。

        昨天晚上跟奶奶通電話,她說她想爺爺了,我的眼眶濕潤了,仿佛爺爺就站在不遠處,依舊專注地用一把老式剃頭推子在顧客的頭上熟練地操作,一邊扯著嗓子天南地北地跟老顧主聊天......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